“Empty your mind, be formless, shapeless, like water. Put water into a cup. Becomes the cup. Put water into a teapot. Becomes the teapot. Water can flow or creep or drip or crash.

Be water my friend.”

清空你的思想,不要被固有框架所困綁住,像水一樣,化作不同的形態去適應不同的場合事物,一切都能變得柔韌有餘。道理顯淺易明,但你還記得這句話是出自誰人之口呢?正正就是已逝的香港巨星- 李小龍。最近因為他的故居「棲鶴小築」已決定要被清拆重建,民眾感到可惜傷感,傳媒也大肆報導為觀眾重溫這故居的歷史點滴,「李小龍」三個字又再度被公眾提起。

說起這幢故居,其實就是位於九龍塘金巴倫道41號的「棲鶴小築」,建於1970年代初。昔日的小築屬於嘉禾電影公司,在建成初期的某夏租借了給李小龍一家,空盪的居室也在夫妻倆的佈置下締造成溫暖的家。當時,一樓是偌大的廳室,舒適的梳發、茶几等傢俱一應俱全,二樓則是兩夫婦的臥室、孩子房間、浴室與書房。而在屋頂平台附近有一間北屋,是李小龍的日常練功房和健身室,光線沒有想像中的充足,不過空間寬廣且設備齊備。可惜的是,李小龍在這裡也只是住了一段時日,未滿一年他便英年早逝。

及後,在1974年經一代「時鐘酒店大王」余彭年之手購入別墅,連同裝修總共花了185萬元(85萬購入費、裝修費用100萬),從前的李小龍故居瞬間變成時鐘酒店,名字叫「羅曼酒店」,相信老一輩的家長應該會稍有印象。隨周遭環境而改變固有形態,其實這幢故居又何嘗不是繼承了前主人的意志「Be Water」呢?當富商要它成為酒店,前「棲鶴小築」也就蛻變成了今「羅曼酒店」。

然而,在2008年時,這位時鐘酒店大王打算把這間酒店捐出並把部份收益用作慈善用途,只是因為與政府一直磋商都仍未達成共識,計劃也就被擱置了。翌年,在大批李小龍影迷的爭取下,他曾承諾會把物業捐出,並作興建李小龍紀念館之用,欲把此處打造成大型展覽館,但是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,到了2015年余先生去世時仍未協商好,所以這幢日久失修的故居又再次「Be Water」地從酒店變更為重建復修用地。甚至在2019年的今天,決定重拆興建新的國學教育中心。

或者,大家都會著眼於昔日巨星的痕跡被一點一滴地拆去抹走,集體回憶無處安放,未免感到失望與憂慮。但是,“Be Water my friend”,棲鶴小築也在適應新世界的需求,它既可以是李小龍故居,也可以是羅曼酒店,亦可以是將來的教育中心,時代賦予它的僅僅是擁有不同的形態,但記憶追憶會一直存活在歷史與世人腦海之中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