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火66年,仍留寮屋38萬間 

Scroll down to content

1982年,房屋署轄下的寮屋管制組及寮屋清拆組(寮仔部)展開全港寮屋住戶調查,登記寮屋及居民資料,目的是遏止寮屋增長。隨着一組組紅漆字掃在外牆,57萬間寮屋被詳細紀錄下位置、尺寸、物料和用途等資料,正式獲得「暫准存在」,直至清拆或自然流失。然而時至2016年,全港仍有約38萬間登記寮屋分佈在700多個寮屋區,寮屋數字尚爭持不下。政府竟只以一個登記制度為寮屋問題草草作結,不禁令人思索數十年的公營房屋政策,寮屋問題究竟是否仍在他們的視野之中?

寮屋「移民潮」

要知道,1953年大火後,政府以極快的速度在多個寮屋區附近建成240幢徒置大廈,安置了近50萬人。令人沮喪的是寮屋人口在1964年不跌反升去到53萬的高峰,這跟當時的政策傾斜有關。1964年前徙置大廈只容許寮屋居民申請,但忍受着惡劣居住環境的遠遠不只是寮屋居民。當時統計,約有過百萬人口住在2800幢屬於戰前樓宇的唐樓之中。而正因為政府的政策傾斜,居住在破舊唐樓的居民,紛紛搬入寮屋以博取安置機會。因此,政府1964年發表《管制權宜住所居民、徙置及政廉租屋宇政策之檢討》白皮書,制訂徙置資格的規例,列出可以獲得優先徙置的對象,希望以廉租屋助以徙置屋邨,紓緩這種唐樓遷往寮屋的「移民潮」。

但是,徒置單位與廉租單位的比例是九比一,即使政府加設兩類平房區「 特許區域」和「認可區域」臨時安置居民,也無補於是。那段時期,在政府的刻意壓制下,寮屋區没有任何設施及公用服務,唯一的公共水源,也是按照每500名寮屋居民對1個街喉的比例舖設。而且,寮屋鮮有穩定的電力供應,電力服務多數由社團提供,居民需要額外付費。面對基本需求嚴重缺乏的生活,人們仍然選擇遷往或留下,可見所謂權宜之計,影響甚大。

移民湧入令寮居問題加劇

1972年,港督麥理浩開展「十年建屋計劃」。這個被喻為走出「徒置」局限的全港性房屋規劃,憧憬着更好的生活質素和更多的房屋供應,卻偏偏淘汰不了環境惡劣的寮屋。「十年建屋計劃」以安置180萬人為目標,最後只做到了一半。當年的徒置事務處長華樂庭(John Walden)後來被問到,「若十年建屋計劃没有延誤,寮屋問題就會被解決?」。他没有否認,同時也提出了非法入境者不斷增多的問題。的確,1976-81年間有40萬移民湧入,佔了人口增長近六成。加上錯誤估算的建屋速度,公營房屋效率大不如前。

然而,前房屋署副署長孟志淩 (Derek Messling) 將問題的根本歸究在「不同環節的供求失衡,而非房屋單位的短缺」。我們應如何理解所謂的供求失衡,1975-84年入住公屋的比例中,危樓居民(包括寮屋)有12000人;公務員 16000人;徙置屋邨重建居民有 86000人;輪候名冊、臨時房屋、擠迫戶有112000人。即是說,寮屋所屬的類別只佔5%,而在1993/94年度的房屋委員會報告更顯示轄下公屋的分配,「寮屋及平房清拆」亦只佔14.5%。

重建只惠及天台寮屋

今日寮屋上樓的最快方法,可能是等市區重建。可惜,這受限於市區重建的區域,也只惠及天台的寮屋,而住戶也要符合四個條件中的三個,包括(1)在凍結人口調查時已在該處居住兩年以上;(2)天台屋要在1982年6月1日前已存在並有寮仔部登記;(3)住戶符合申請公屋的要求,(4)在香港沒有其他居所。

數十年過去,我們把社會貧窮的大部分人推向「暫時性」居所,以十個煲九個蓋的方式,應付基層房屋需求。寮屋所代表的貧窮問題,現在只是轉移到郊區以及一幢幢舊樓和劏房之中。

*已登記寮屋的位置、尺寸、建築材料及用途需要與1982年的登記紀錄相同,才會獲暫淮存在。
*清拆天台屋的安置政策說明,住戶在1982年6月前入住及家庭半數人居港满七年,清拆時才獲得公屋安置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