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主流故事主題叫做自我探尋:故事的主角困惑、不滿人生中扮演的角色,希望透過逃離尋找「真我」。達成自我探尋的手段,可能是辭掉工作,可能是認清人際關係,可能是解決同伴紛爭,可能是環遊世界,可能是經歷鄉間農業生活,可能是尋找一群陷入同樣困境的人群圍爐取暖,可能是邂逅一位能夠肯定自我的異性發展情緣,也可能是換掉變裝用的魔法棒就可輕易完成。

去年日劇《戀在香港》就是一個透過尋找香港城市空間而探尋自我的故事。故事中男女主角分別陷入人生煩惱:小池榮子飾演的上班族井本,無法忍受沉悶的工作,同時人到中年仍未尋到歸宿成為剩女,決意來港追尋一段異地情緣。而吉澤亮飾演電視台的派遣員工山田,為日本女明星Eri拍攝來港尋根的電視節目,拍攝期間陷入困境,為拍不到與眾不同的影像而苦惱。

城市的想像異國風情往往經歷取捨、轉譯並建立文化想像的差異,例如八九十年代港產片喜歡將大陸人描繪成特異功能奇人,又日本漫畫描繪的香港人常常穿著旗袍。《戀》開首中山田為Eri設計尋找家族歷史的電視特輯,期間把香港最能迎合旅客想像的都市特色刻意展現,例如彌敦道兩旁霓虹燈招牌,旅遊打卡景點如南山邨、石板街等。然而拍攝期間處處出現困難,不僅Eri根本對自己的家族歷史毫無興趣,山田希望拍出她不為人知的一面,也處處遭到她迴避、刁難。越刻意企劃所謂真實的Eri越不得其法,正如他被眼前最能滿足旅客香港充滿旅遊特色的都市空間吸引,拍不出城市日常真實的景貌而迷失。《戀》對香港日常都市空間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描劃,首先是上述Eri旅遊特輯般的香港 (分別被Eri及井本譏為虛假),另一種就是鏡頭以外圍繞山田於油尖旺市井生活空間。《戀》的重要場景除了傳統港式茶餐廳,還有沿著廣東道從油麻地到大角嘴的「日劇跑」,穿梭各種路邊菜肉檔、不同市井店鋪及旺角街市,刻劃出日常一般香港人的生活景貌。作為外國以香港為舞台的作品,《戀》展現出兩種層次的都市空間描寫,一種是對香港的異地幻想,另一種就是對香港日常生活的探索。《戀》以城市景觀作為自我的比喻,嘗試否定旅客的表面媒體幻想。體現都市地景特色的,並不是最吸引眼球的地標,而是日常街道、建築特色,以及運用空間的市民的習慣與人際關係形成的人文風景。

 

Image may contain: 1 person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